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杭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青年弃笔执刀剑,血火春光十六年。徙转黄淮书教案,奔赴云越战敌顽。心晶德亮笑俗伪,意慨志强傲险难。回首军营无憾事,驰骋税苑地天宽。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阵地 战友 狼狗  

2017-01-05 14:41:05|  分类: 战地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阵地   战友  狼狗

 【原创】阵地  战友  狼狗 - dhdshjw - 老杭的博客

 

  198512月中旬一天下午,两点钟左右,老山前线124高地三排部洞口,副连长黄柏芳和战士程建华、孔庆松坐在那里闲聊,我在则在洞里休息。刚刚经历了“12.2大战后,整个战场平静了许多,攻取下来的405高地牢牢地被我军控制着,敌人虽经多次反扑丝毫也撼动不了我坚守的部队和阵地,前沿部队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和少有的平静中。

 突然,洞口传来“哒哒”两声枪响,接着就听见程建华“打死了!打死了!”的叫喊声,孔庆松更是冲着洞内的我喊道“排长!排长!快起来,快起来,副连长打死了一条狼!”

【原创】阵地  战友  狼狗 - dhdshjw - 老杭的博客

 124高地战壕

 

 我赶忙起来,从黑咕隆咚的地下室钻出来,走到洞口,只见距离洞口北侧七八米的战壕里,一条黑乎乎的动物躺在那里,身上还在流淌着鲜血,战壕的崖壁上,也留着喷射状的血迹,我迅速和副连长等一起走到这个动物前,定神一看,这哪是狼呀,分明是一条大狼狗呀。我和副连长立马判断这应该是哪个阵地上养的狼狗,不小心跑了出来,窜到了我们阵地上来了。或许他们发现了狗不见了,会找过来的。再说,偌大的一条大狼狗,被我们打死了,扔在战壕里也不是回事,得赶紧清理场地。于是,程建华和孔庆松一起把死狗抬到了排部顶上的隐蔽处,然后我们一起用铁锹铲除了战壕崖壁和地面上的血迹,又用扫帚把清理的地面扫除干净,还顺延着把战壕向两头扫了十几米,给人以我们打扫战壕卫生的印象。自从我们接防124阵地以后,我们在坚守阵地,打击敌人的同时,很注意加强阵地管理,每次敌人炮击后,战壕里洒满了泥土和草屑,我们都及时进行清扫,始终保持战壕和交通壕干净通畅,和友邻的阵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副军长吴玉谦经过我们阵地时,曾高度赞扬我们阵地管理工作做得好,称赞我们的阵地是模范阵地,为此,团政治处还专门组织人员到我们阵地上采访,宣传我们124阵地的管理经验。所以,我们打扫战壕,保持好卫生是我们阵地的独特做法,谁也不会怀疑什么的。

【原创】阵地  战友  狼狗 - dhdshjw - 老杭的博客

 排部顶端向东南方向看去的战场景象


【原创】阵地  战友  狼狗 - dhdshjw - 老杭的博客

 在排部洞口留影

 

 我坐在洞口,听着他们还原了打死狼狗的经过。

 程建华怀抱冲锋枪在洞口值班放哨,时刻注意战壕里的风吹草动,防止敌人白天偷袭。虽然整个战场处于平静状态,但是各个阵地上时刻都有岗哨监视敌人的活动,这一点是容不得一丝一毫马虎的。程建华似乎听到战壕上方的草丛里有动静,便更加凝神屏息倾听,同时把冲锋枪口对向发出声音的方向,不一会儿,程建华看到了战壕上方的崖壁上草丛摇动几下,正准备开枪时,一只动物的脸露了出来,目光和程建华的目光对视着,程建华马上对身旁的副连长说了声“副连长,快看,狼,狼!”

 副连长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距离排部洞口七八米的战壕崖壁上,一只狼模样的动物正在向这里张望,副连长拿过程建华手中的冲锋枪,对准这个动物就是一个点射,这个动物应声从战壕崖壁上栽了下来,副连长1979年就参加了对越还击作战,战后保送军校学习提干,这次是他第二次参战,枪法一直是很准的,一个点射打了两发子弹,全部击中目标。于是就有了先前的一幕。

 我们正在洞口聊着怎么处理这只狼狗的时候,从战壕北面慢悠悠走过来两人,身上背着微声冲锋枪,经自我介绍,是军侦察连的一名排长和战士,正是找狗的,军侦察连一个排驻扎在我们阵地的后面不远的地方,具体位置我们也不清楚,养的一只大狼狗早上跑出来直到下午还没见回去,于是排长亲自带着一名战士到阵地上找找,估计是跑到了哪个阵地上了。

 我们面上热情地接待这俩人,说没看到狼狗,心里倒也很担心,生怕这俩人看出什么蛛丝马迹,发现是我们误杀了他们的狼狗,从而引起矛盾和纠纷。还好,这俩人丝毫没有怀疑我们,也没有发现一点破绽,同样热情地和我们打着招呼继续向前找狗去了,约莫半个小时,就回来了,估计这俩人到了松毛岭山包就折回了,因为狗不可能跑到那里的。望着这俩人消失在战壕的尽头,我们这才放下心来。当时如果他俩带着狼狗来找狗,一定会发现真相的,估计当时侦查排就养了这么一只狼狗,结果还被我们误杀了。

 【原创】阵地  战友  狼狗 - dhdshjw - 老杭的博客

 和副连长(左一)、连长(左二)、指导员(左三)在老山脚下连部合影

 

 既然安全无事了,下一步就考虑怎么处置这只被误杀的狼狗了,扔到山沟里觉得可惜了,把它剥了弄着吃,又要消耗不少水,要知道阵地上的饮用水都是战士们冒着生命危险从阵地后面背上来的,50斤的塑料桶的水够我们一个班人员用上两天的,要弄干净一只大狼狗,至少要消耗三四桶水呀。琢磨了半天,我和副连长决定还是把狼狗剥了,分给班里吃掉,清洗和烹做交由班里自己负责。

 于是,我打电话给9班长钱仁元,叫他到排部商量事情,因为钱仁元在连队时杀过猪,这剥狗的活儿非他莫属。9班阵地在排部下方,直线距离到排部也就100左右,但是从9班阵地到排部必须从战壕绕道走上四五百米,很快,9班长就到了排部,说明了情况后,9班长很高兴,我和9班长来到排部顶上隐蔽处,找到一棵小树,用背包带子系着狼狗脖子,把狼狗挂在小树上,拿来菜刀,很利索地完成了剥皮、破膛、分割,之前,我们念念有词,说很对不起狼狗,不是我们存心杀你,是把你当狼误杀了。我们也不是存心要吃你,而是觉得扔到山沟里腐烂掉了,还不如让战士们改善一下伙食,吃的好好的,使劲打击敌人。

【原创】阵地  战友  狼狗 - dhdshjw - 老杭的博客

 9班阵地战壕情景

 

 我们把狗肉分成了三部分,排部和7班、9班各一份,考虑到这事不能让更多人知道,对于配属我们作战的高射机枪班就没分给狗肉,带领这个班的排长还是我的军校同学闫志恩,即使这样的关系,也不能给,因为人多嘴杂,又是配属分队,万一哪个多嘴的战士说出去让军侦察连的人知道,徒增麻烦。我还特别交代两个班长,要教育战士们注意保密。

 因为误判,我们误杀了军侦察连的狼狗,出于改善伙食的目的,我们不得不吃了业已被误杀了的大狼狗。

 狗皮被我展放在排部顶端朝阳的一面,希望晒干以后当铺垫用,由于老山地区潮湿,那张狗皮最终没有晒干,而是腐烂掉了,不得不把狗皮扔到了阵地的山沟里。

 30多年过去了,我每每想到当年的战场,当年的阵地,当年的战友,就想起了那只被误杀了的狼狗,其实那只狼狗也是我们忠实的战友呀,是一只英雄的狗!它到底立了什么功劳,做过多少贡献,我们不得而知。

 以上文字,虽然残酷,但也是对那只被误杀的狼狗的一种纪念。同时,也要对当年军侦察连的那些战友真诚的说一声“对不起”。

【原创】阵地  战友  狼狗 - dhdshjw - 老杭的博客

 阵地上被敌人炮火拦腰炸断的姊妹树

【原创】阵地  战友  狼狗 - dhdshjw - 老杭的博客

 在124高地留影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