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杭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青年弃笔执刀剑,血火春光十六年。徙转黄淮书教案,奔赴云越战敌顽。心晶德亮笑俗伪,意慨志强傲险难。回首军营无憾事,驰骋税苑地天宽。

网易考拉推荐

老山战场的那个晚上  

2012-03-31 09:28:57|  分类: 战地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山战场的那个晚上 - dhdshjw - 老杭的博客

从后方远望老山主峰景象 

 

老山战场的那个晚上

 

1986年2月23日晚上,云南老山前线,598团二机炮连炮阵地。排长隋林的猫耳洞里。

太阳沉落到暮色笼罩的青兰色高大的老山西边,只留下山顶的半个黄红的天空,天空中的其他部分闪着兰净的光泽,雾霭正从四周的山峦间爬向天空,将蓝色的苍穹渐渐地吞没。老山顶上那块兰、红、黄交织的艳丽多姿的夕辉,显得格外清新含蓄。高山、兰空、夕辉、雾霭,组合了初春时节老山前线傍晚时壮观美丽的景象。

隋林、许震和我是毕业于济南陆军学院的同班同学,1985年7月从不同的部队抽调入598团奔赴老山前线,执行老山地区对越防御作战任务。许震和隋林分别担任一营、二营机炮连排长,我担任三营八连排长,参战半年多了,三个同学才第一次见了面。

许震从前沿勘察阵地后到了隋林的猫耳洞里,根据上级计划部署,我们团要在近期对越军发动攻势,进行拔点战斗。许震作为火力队指挥员配属步兵连战斗,为了进一步摸清敌情,许震随一营连排干部深入前沿详细勘察了阵地,掌握了敌人阵地构筑和火力配系的第一手资料,为作战中及时准确有效地支援步兵分队进攻、消灭敌人打下了基础,提供了保障。

我的猫耳洞和隋林只是一道小山梁之隔,绕个小道就到了隋林的猫耳洞。晚上,我们三个老同学相聚在隋林的猫耳洞里叙旧话新,谈天说地。谈的主要问题是连队的基层建设。自从1984年7月毕业,大家已经一年半的时间没有好好见面聊天了。一年多的部队基层实践,大家受到了摔打和锻炼,军政素质有了明显的提高。大家畅谈了毕业以后的所见所闻,所想所思,海阔天空,谈及甚广,机关连队、大官小员都谈了,其乐陶陶,好不开心。

许震谈锋甚健,和在学校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许震谈到了刚下部队时是如何开展工作的一些情况,在一次组织部队工程施工中,连队干部除了许震其他都不在位,一个刚刚军校毕业的20岁的年轻排长,面对全连近百号人的队伍,有的老班长、老兵比他大四五岁,要想叫大家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可不是容易的事。果不其然,一次布置任务,两个战士不服从调令,许震二话没说,当即集合全连宣布给予两战士警告处分。说道这里,许震笑着自嘲说“我简直没个数了”,按部队纪律条令规定,排长是没有资格和权力给战士处分的,警告处分只有连以上干部才有权利宣布,严重警告处分还得营以上干部宣布。但自从宣布处分两名战士后,连队各项施工任务都得以顺利开展。

许震在谈及一个基层干部的为人或者说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为人时说,一个人不能叫人完全认识,你即认识我,也不认识我,比如一个人只知道我的一面,当他针对我这方面的性格而对我非礼时,我则会以其认识不到或者意想不到的手腕和方法反击其人。他还说,一个人要像一团棉花里包着的针,软中带硬,使人看你像个软性人物,当别人触及你、对你施加压力的时候,才发现你原来像针一样的坚硬和不可触摸。许震从表面上看,是个温文沉静的人,其实,许震是个很有个性的人,只是含而不露,不爱张扬罢了。

许震还很注意学习,他战前参加了中文函授,学习研读社会交往、形式逻辑和人物传记等书籍。他的学习方法很好,总是把目前不需要看的书封闭起来,以养成自己反复精读、彻底弄通一本书、一门学问的坚韧性格。这正像宋代学着朱熹所说的那样“未得其前,则不敢求其后。未通于此,则不敢至于彼。”许震能自觉做到这样,真是深得要领,很不简单。从他对历史人物、某件事情的具体介绍来看,他对于学过的东西是消化吸收了的,不是浏览书籍、看前忘后的人。人的学习就应该这样呀,绝不能博览群书、浅尝则止、马虎从事,到头来什么东西也学不到。

许震在谈及今后发展道路的时候,还是有点消沉郁闷的,可以说是未思进先思退了,也可能是进退并思了。从许震的素养来看,他可以在部队有较好的发展,年轻英俊,沉稳自信,聪明灵活,文武兼备。不像我这人,比较正统和保守,他既很激进,也很圆活,为人处事是能玩过一般人的。在谈及我们这帮刚毕业不久的同学担任连队主官还难以胜任时,他却说:“不至于吧?”言外之意,他能干得了。

在谈到一些人比较沉稳持重时,他插话说:“这些人看上去是沉稳持重,实际上是惰性的表现。”仔细想想,倒也有道理。

我们三个不知不自觉中谈了很久很久,很多很多。我们还分析了等我们团打完这一仗,可能就要撤离阵地了,因为听说兰州军区接防的部队已经开来了云南。谈到、想到快要结束战场生活,我们由衷的开心和高兴。

远处传来了我们向越军射击的沉重的高炮声和敌我双方射击的炮弹爆炸声,头顶上不时有我们发射的炮弹穿掠空中“嗖嗖”而过,一会儿,炮弹在敌人阵地上爆炸的声音在山谷间奏响一阵轰鸣,回荡不息。

前沿阵地上的同志们此时已进入战斗状态,蹲在猫耳洞里和哨位上观察洞听情况,而在步兵阵地后方,在炮阵地――哪怕只有几十米之隔,则就会是另一番景象和另一样的享受。正像此时此刻我们晚上聊天一样。

春天临近了,特别是同学相聚了,使我们感到自参战以来少有的赏心悦目和心旷神怡。在全年的时间里,这段时间的气候可能是最宜人的了。这种最宜人的时刻,把我们都带进了内地春日夏时城乡人们的活动中去了,我们想象着,想象着,好像自已也在和人们一起享受着美好的时辰。

时间不早了,夜深了,许震不能回到后方,就在隋林的猫耳洞里住下,等到天明随下山的汽车回去。我则回到了不远处的自己的洞里。

 

(注近日,又发现一篇当年在云南老山前线猫耳洞里写的日记,特发出来,给我的老乡、老同学、老伙计许震看看,找找当年的感觉,估计他没有记录这个晚上的事。如今,许震同学果然事业有成,光辉灿烂。哈哈哈,深感欣慰!)

老山战场的那个晚上 - dhdshjw - 老杭的博客

 老山战场的那个晚上 - dhdshjw - 老杭的博客

 从我坚守的124高地向西北方向望去的老山主峰景象(摄于1985年)


 

  评论这张
 
阅读(682)| 评论(1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