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杭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青年弃笔执刀剑,血火春光十六年。徙转黄淮书教案,奔赴云越战敌顽。心晶德亮笑俗伪,意慨志强傲险难。回首军营无憾事,驰骋税苑地天宽。

我的首长和战友(6) 读书演讲活动  

2011-08-28 06:37:25|  分类: 首长战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首长和战友(6)            第四章   读书演讲活动

 一、师里演讲

 

新兵训练结束后的第二天,团里就安排我到了全团最优秀的“大功三连”报到任三排长。

连队早已在二百里开外的淄博市博山区67军军部担任执勤任务。我的排驻扎在西山弹药库,负责警戒执勤任务。

1985年3月中旬的一次偶然机会,师政治部郝主任到弹药库视察工作,陪同的组织科青年干事于世猛看到了我,知道我在学校参加过演讲活动,就建议我参加军区组织的“为国防现代化建设献青春”读书演讲活动。当天晚上,他又打来电话,建议我以《山中,那一座哨所》为题,联系自己的实际好好准备演讲。

3月24日,我接到于世猛的电话,启程201师师部所在地莱芜县参加演讲活动。

我斜背着一只绿挎包,其中仅有一份演讲稿,现成的四个口袋的干部服不穿,非身着战士服,脚穿旧皮鞋不可,一副无所谓的寒酸装束来到了师部。

师部坐落在莱芜县城北面的平野中,我是参加演讲人中第一个到师部的。通过于干事我大概了解了师里演讲的人才。下午,我们601团通信连文书梅克到了,梅克,我早有所闻,去年济南军区演讲一等奖获得者,录音带发遍全区基层连队,那浑厚动听的嗓音标准的播音员,是属大人才了。我正在房间看书,响起了敲门声,接着他推门而入,一见面,梅克就非常热情地迎上来喊道:“排长来啦。”看来他事先也了解了我,我们握了手,坐下来非常热情地拉了起来。

25日上午,师组织的演讲预选赛在招待所的三楼会议室进行,郝主任和组织科的领导与来自全师各单位的演讲者、带队的干事共20多人,济济一堂,座无虚席。还有一位戴眼镜的中年干部引人注目地坐在台下。

我是抱着试试看、来玩玩的心里参加演讲的。演讲一个接一个,轮到我啦,我心情不很平静地开始了演讲,激昂慷慨,自鸣得意,因为我觉得演讲稿语言优美,文字精练,即朗朗上口,又诗韵十足。当我演讲结束时,我发现大家对我是注意的,郝主任也是。

演讲结束后,接着评选出了一、二等奖,梅克和王春红(师部总机班战士),名正言顺地获得一等奖,我的二等奖不会有问题吧,结果在评二等奖的时候,意见分歧很大,郝主任和组织科的同志倾向二等奖给我,可各团各单位尽可能想争取一个二等奖,最后二等奖也评了两个,奖品是一只白色的保温杯和几本书。

师里向军里推荐了三名演讲者,梅克、王春红和我。

第二天,那个戴眼镜的中年干部来到了我们房间,他是师部高炮营的副教导员——鞠福祺,70年入伍的老兵,干部子弟,祖籍徐州,一个对演讲和写作颇有研究的人。他与我们拉了一下演讲的有关问题,走时把梅克的稿子拿去修改,不难看出,他对梅克偏爱有加。见此,一股莫名其妙的情绪在我心中油然而生,滋味很不好受。

第二天,修改好的稿子送来了,我的稿子只是在老鞠的要求下自己修改,我总觉得稿子不好改,加了哪一句也不好,划去哪一句也不行,弄了半天,还是没有动静,于干事后来和我一起动手修改,也没弄出什么名堂,几经周折,老鞠终于拿起笔,用了不到3个小时把我的修改稿拿出来了。改稿和原稿大相径庭,语言既不精练,词语也不优美,事例倒是充实了,也许意境是美的。我不认为改后的稿子有什么优点,但后来证明老鞠还是技高一筹,改得好。

我们开始熟悉新的稿子,老鞠帮助我们纠正演讲的情绪、发音等等,尤其对我的演讲,提出的问题最多。

经过几天的准备,3月29日晚上,利用在大礼堂放电影前的时机,在我们对稿子还不是很熟的情况下,政治部领导安排我们给直属队同志们作一次汇报演讲,也算是一次热身训练。

我毫不顾忌地走上讲台,面对满礼堂的师直机关干部战士的热烈掌声,我敬礼,礼毕,开始演讲。

“尊敬的各位首长同志们,大家晚上好!我演讲的题目是《山中,那一座哨所》。”

浑厚的男中音,标准的普通话,响亮而富有磁性,台下一片肃静。

“真该佩服古人运用概念的准确,山东博山,山挨着山,山连着山------”刚讲几句,突然脑袋空白,顿时卡壳,我快速转动脑筋,还是想不起词来,台下出现议论声,我便转头向幕后提词的老鞠,见此情景,台下哄然大笑,我也是相视一笑,窘态毕现,台下更是笑声一片。霎时间,台上台下真是互动了,这么一笑,一洋相,我反倒镇静了,继续向下讲,虽然后面时常有忘词的,但我总是胡说八道搪塞过去,反正下面也不知道,只是听的有些迷糊,总比停下来转头看老鞠听提示自然流畅,好歹,我把“演讲”讲完了。

我估计,这也是台下干部战士有生以来听到的“最高水平的演讲”了,这事好长时间我都当做笑料以自嘲,以后陆续认识的人一见面就说,哦,我们早就熟悉了,那天晚上听了你的演讲,挺好的。明知这是没话找话的客气话,俺也不多解释了,哈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1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