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杭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青年弃笔执刀剑,血火春光十六年。徙转黄淮书教案,奔赴云越战敌顽。心晶德亮笑俗伪,意慨志强傲险难。回首军营无憾事,驰骋税苑地天宽。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的记忆(五)照鱼  

2011-07-27 13:07:39|  分类: 似水年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的记忆

(五)照鱼

 

7月26日晚饭后,天已乌七八黑,我坐在家中等着一个远房叔叔——余粮,和他一起照鱼去。

中午我去他家玩,他住的一间房子里,堆满了鱼篓、篮子、鱼叉等工具,一盏大汽灯放在床前的土台子上,土台上是些零乱的物品,有香烟、火柴、书本、小盒字等等,整个房间充满着潮湿的雾气和鱼腥味。他笑哈哈地说东道西,最后要我晚上跟他去河里照鱼,我满口答应。

过了好一会儿,透过家院南墙,我望见余粮家灯光通明,我便走了过去,汽灯“吱吱”地响着,闪着刺目的光芒。我们带上鱼笼、鱼叉和木桶,一路通明地出了村庄。

 田野宁静,一派灰暗,灰暗圆周上方便是晴朗的天空,繁星在暗蓝色夜空中闪着银色的光斑,远处的苍穹与田野相间的灰暗中,不时闪着雷电,电光一亮,路旁的玉米地上霎时一明,低头走路时,像是谁在黑暗中向这儿划了一圈手电。我们在庄东的河沟里开始向南照鱼。为方便起见,我们把鞋子放在玉米地头。

故乡的记忆(五)照鱼 - dhdshjw - 老杭的博客

                                          村庄早已搬迁, 唯独庄南的玉米地还是过去的样子。

 

卷起高高的裤腿,搅动着清清的河水,哗哗啦啦地向南走去。

 汽灯光把河水照的通亮,一见到底。水草附近的脚窝里,是草鱼栖息的地方,鱼儿见了灯光毫不害怕。我拿着卡桶,一见卧在那儿摇头摆尾的草鱼,便将卡桶卡下去,然后在卡桶里一摸,硬挺挺的鱼儿便抓了上来。就这样,我们沿着弯弯曲曲的河沟,向南照着,到了深水区,就走上岸来,浅水区再下去。有时为了抓住卡桶内的倔强的鱼儿,我得费很大的功夫,就这功夫,余粮叔已走出十来米,我赶紧“扑扑通通”跑将过去,河水高高溅起,喷了一身。

 夜暗走在河沟里,不易辨别陆地。看着是长满水草的地方,踏脚过去,原来是一片水塘。河面的水草上,有许多青蛙,青蛙看见汽灯毫不惊慌,只见它们翘首挺胸,高高盘踞草叶之上,下巴的皮肉一起一伏,扑闪着两只凸闪的眼睛,呆呆地望着我们,除非你碰着它,或者溅起的水浪把水草压在水里,青蛙才能跳离地方,瞬间潜入水底,不知去处。

故乡的记忆(五)照鱼 - dhdshjw - 老杭的博客

                   近30年过去了, 如今河道淤积了很多,但依然清水潺潺,青草离离。

 

好长时间,不见大鱼,突然有一条墨绿色的大鲶鱼在水底滑动,一叉下去,我立马卡下去,还是溜了,我觉得十分可惜,可余粮叔不觉为是,他说,每晚逮上几条鲤鱼并不稀罕,有时一叉下去,就有两条三四斤的鲤鱼上来,十分正常。

 我们照到了南湖芦苇塘边,这儿水底尽是沙子,芦塘内涌出来的水冰冰凉,脚走在上面,炸的十分好受。因为腿脚上午在稻田里和刚才的泥水中浸泡,起了一些痒痒疙瘩,一进冰凉的泉水,痒痒疙瘩瞬间炸没了。这儿也是今晚照鱼的尽头,我们拐上岸来,带着收获的喜悦走在山芋地边上一条小径上。

 东方的月亮从黑暗的圈中升了起来,淡淡的红润,黑暗依然笼罩着四方,夜幕沉沉,万籁俱静,我们在汽灯的光照下,赤脚走在田间的土路上。

故乡的记忆(五)照鱼 - dhdshjw - 老杭的博客

                                  当年的河道里,能利用的土地被种植了水稻。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