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杭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青年弃笔执刀剑,血火春光十六年。徙转黄淮书教案,奔赴云越战敌顽。心晶德亮笑俗伪,意慨志强傲险难。回首军营无憾事,驰骋税苑地天宽。

军校野营拉练片录(六) 反偷袭  

2011-04-21 21:34: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反偷袭

 

  晚上,营区比较热,有些同志便到南面的田野或两边的公路上蹓跶(这是不允许的)。

  天完全黑了下来,月亮还迟迟未出,天宇中没有一丝云片,透着明兰的光亮,星星在这广阔的空宇中闪动着快活的光芒,微风吹来,送来阵阵凉意,拂人面庞,沁人心脾。

  我和一名同学走出营区,横跨过南区的麦田,去到西边的林荫公路上消遣。麦苗茁壮,棵粗杆壮,稍不谨慎,脚便踩到硬硬的麦棵。来到公路上,道旁白杨高耸,绿荫如盖,向前望去,一道天光射向前方,路上显得幽静深邃。这儿真是一个散步的好地方。

  路上行人已绝,偶尔有一辆汽车或拖拉机的灯光从前方或后面射过来,黄色的光芒立刻充满这幽暗的林荫夹道。车辆过去,消失在远方的黑暗之中。

  我们边走边谈,到了南面,又折头回来,因为我们毕竟不能远走,如果家中突然集合有事,谁也找不着怎办?在这微风习习,景色宜人的晚上,我们真想到远方的夜幕中尽情地转转。

  站岗放哨是军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件事,在拉练的途中的每个夜晚,我们都是轮流担任岗哨,今夜又有我们的岗。

  有人推动着我的脚腿,我掀起身,是要我接岗的。我穿上衣服,又叫醒另一名同志,接替了岗哨。

  月亮高悬在如水一样的半空中,整个夜暗比我们晚上散步要减得多了,远山隐隐约约从薄薄的夜雾中透出身影,风不大,但气温明显降低,穿着单军衣,觉着有股冷气侵袭着自己,由于是春末,田野上还没有虫类的鸣叫,整个村庄也悄然无声,显得极安祥又静谧。

  我在两个院子中走动一趟,又和另一位同志拉了一会,又去走动一番,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我们又去叫醒下一班岗哨。

  回到麦秸上的被窝里,觉得舒坦极了,清风从门框里吹来,困倦和睡意似乎没了,我望着门外的那一块充满月光的蓝色天光,很久不能入睡,再说。这时已是天亮前夕了,月亮正在向西运动着,光芒也在消减。

“轰轰轰!”“哒哒哒!”

  一阵震耳的爆炸声和枪声打破了黎明前的寂静。我翻身而起,急忙吆喝还在睡梦中的同志们:“快起来!快起来!有情况”。

  站岗的也从外面奔了进来说:“快起来,可能敌人袭击来了”。

  我们迅速穿好衣服,带上武器从屋里奔了出来。枪声一阵猛似一阵从西北方向响起,仔细一听,东北方向也有枪声。由此,我们判定:敌人是从村子的东西两个方向向我发起袭击的。

  我们的机枪分队迅速集合完毕,按照预先的协同计划带至村南的78号高地地域(也就是昨天野炊的地方)进行隐蔽。队伍从走上公路向南拐弯的时候,只见北面的岔路口处,闪动着敌人射击的火光,一个个刺目的光点在黑暗中跳动,接着传来一阵枪声。

  顺着柏油公路,队伍迅速开至预定地点,依沟傍坎隐蔽下来,枪声渐渐平息了,一切又重归于静。村里的情况如何?下一步怎样行动?都不清楚,电台进行联系也没有沟通。我们只有在黑暗中的风地上静坐好大一会儿,终于接到了音讯:连里要我们立即返回,带至村西岔路口待命。

  到达岔路口,全连还没到齐,无线电喊也不通,只得又派人去四周搜寻。天渐渐亮了,四周的景物依稀可辩,这时,一个82拍击炮排和一个步兵排才姗姗来迟。

  教员对这次反偷袭作了讲评:认为连长的处置是错误的,来偷袭的是小股敌人,正确的处置应该是歼灭该股敌人,而不是把部队全部分散开去进行隐蔽。这说明连长没有认真侦察和判断情况,因此,一有情况出现,便按照自己事先预想方案处置,结果没有很好地完成任务。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1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