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杭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青年弃笔执刀剑,血火春光十六年。徙转黄淮书教案,奔赴云越战敌顽。心晶德亮笑俗伪,意慨志强傲险难。回首军营无憾事,驰骋税苑地天宽。

网易考拉推荐

前沿战士的24小时  

2009-12-15 18:22:24|  分类: 战地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沿战士的24小时

 

凌晨七点以后,战士们根据气候情况从哨位上撤下来,经过一夜没有睡眠的煎熬,处置一夜发生的情况,他们迎来了一个明天。轮到扛水的同志,在把武器放下后,又扛起塑料桶到几里路外的阵地后面背水,身背五十斤重的水桶一路气喘吁吁,一路汗水涔涔,八点至九点的时候,他们开始吃早饭,早饭是大米饭,炒上两个菜,如土豆、白菜或是豆角、萝卜等,有的时候放点罐头肉进行调理,或吃上一顿鱼罐头,有的吃三顿饭,早晨则烧点稀饭,吃点压缩干粮。

早饭过后,或是太阳高高照射着的明丽天候,或是大雾弥漫的隐晦天气,白天的岗哨又带上武器坚守着哨位,注视着敌人的动静,其他同志则进入洞内休息,然而,平静的充足的休息时间往往是很少的,他们随时都会被叫去扛弹药,背粮油菜或是做其他必须做的一些事情。所有的东西,只要是战斗、生活所必须的物资都是他们自己保障,构筑工事的器材分配的很少,他们要自己去找,要去“偷”,要去找老乡搞。夜间处置情况用的手榴弹,也要想办法补回……

前沿战士的24小时 - dhdshjw - dhdshjw 的博客

                                       在124高地哨位上(远处为越军大青山)

 

时值中午,已感到饥肠辘辘了,吃三顿饭正是用餐的时候,然而三顿饭耗粮多,用水费,这些物品弄来也是不容易的,所以,同志们大都以二顿饭见长,饿了就吃一二块压缩饼干,喝一碗凉水就算了。有些同志身体虚弱,加上气候变幻莫测,常常生病,有病的同志能吃些什么呢?没有什么好吃的,无论是感冒还是其他病情,他们也只有像正常吃的那样吃点东西,班里排里也只有干着急,因为没有东西可吃。有的同志生病几天,面色焦黄,精神不振,然而岗哨得站,否则哨位就会空缺,事情就会麻烦。

下午如果没有下阵地领物资的指示和班里要做的事情,同志们便可香甜地睡上一觉。一觉醒来,日头西斜,太阳将山头的投影印在山沟间。班长同志开始为同志们做晚饭,改善伙食也大都在这个时候。他们可以在晚餐吃上面条,包上水饺或享用其他好吃的。若包水饺时,全班会一起动手(值班岗哨除外),分四、五锅方可吃完。吃过晚饭后,已是六点多钟,太阳落到老山那边去了,山头顶上,留下一片夕阳的余晖,枪炮声从各处响起,同志们在一天之中的最后光亮之际,会围座在那里谈上一阵,笑话一番,开会心后,便各自上岗哨去了,他们准备好手榴弹,将装满子弹的弹匣摆在哨位上,检查好武器,做好与偷袭之敌作战的一切准备。

夜幕降临了,起初很寂静,当远处周围不打炮的时候,你可以听得见沟涧中流水的哗哗声和几声夜鸟的鸣叫。每当月亮高悬的时候,前沿阵地沐浴在一片银光之中,远山近峦呈露着灰暗的轮廓,战士们最喜爱这种夜色,因为敌人不敢在这种天候下活动,有这种天气,临这种时刻,也算是同志们的一时造福。好的天气毕竟是有限的,雾浓月黑,阴雨绵绵的气候却是战士们夜间的最多伴侣。每当浓雾密布的时候,夜便黑的对面不见人,即使远处的山头上落下一颗炮弹,你也很难看到它的爆光。这是战士们最警惕的时候,他们凝神屏息,倾听着下面的每一个可疑的声音。八点钟过后,情况就陆续出现了,有时候敌人摸的很近,战斗也得持续半个小时,黑暗之中,互不相见,只有投弹和对射,敌人在下面一个隐蔽的地方朝同志们胡乱地开枪,同志们就依着掩体向枪响的地方开枪还击,近的时候就甩去几颗手榴弹,当然,60迫击炮和大炮也不会袖手旁观的,一般情况下,都使用60迫击炮多一些,战斗持续时间一长,敌人马上打炮过来,我们再以猛烈的炮火还击,战斗才可告结束。

最令同志们头疼的是雨天,一是衣服被雨水淋湿,冷的难忍,二是敌人的活动隐蔽,不易发现,特别是刚上阵地的一个阶段,敌人常在恶劣天候中活动。当时由于工事一塌糊涂,一下雨,同志们的衣服都会湿掉,披上雨衣也不管用。目前,经过同志们历尽辛苦、流尽汗水的构筑工事,防雨设备都很全面,但那种昏沉的夜幕和敌人的偷袭总是一件令人不愉快和难忍的事。漫漫的长夜啊,非常时刻的漫漫长夜,确实令人难捱,到了子夜以后,同志们不禁眼涩,眼皮欲合又睁,欲睁又合,头昏脑胀,神志恍惚,白天的休息毕竟不能完全代替夜间的休息,但又不能在哨位上打盹,不能在敌人的头上睡觉。于是,他们隐蔽着点上一只烟,又巧妙地把它放进“隐光盒”中去抽吸,这个“隐光盒”是在罐头盒上开个指头大小的窟窿,他们边抽边观察潜听着山下的动静,一支接一支地抽着。毕竟是旱季了,夜晚气温仅有几度,冷风森森,穿着大衣显然不能完全御寒,然而,战士们也仅有一件大衣,也只有在这种条件下抵御一下寒冷的侵袭。夜是人们休息的时所,正常情况下的人们,没有谁会去埋怨夜的,一想起夜,你定会感到它是温馨的、柔软的、甜美的,可是,在前沿的战士,无一不对这个词深感痛绝,因为它给战士们带来的是敌情的威胁、睡眠的破坏、雨水的浇灌和寒冷的侵袭。夜,快快地过去吧,昼,快快地到来吧。

东方敌国的山峦上腾起一片白光,白光弥漫着,扩散着,接着黄光、红光充满其间,一块美丽的晨空出现在战场的上空,一个个山头裸露出风姿,轻纱般的晓雾一块块,一条条,像缎子,像绸绫在山谷间,在河岸上飘呀、飘,战场上的安宁时刻到来了――这是天亮的时候。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